文明薪火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文明薪火  >  文明薪火
談古代陶瓷之一百
---唐三彩的實用器及明器功能辨析
發布時間:2020-01-10     作者:李曉哲   來源:   分享到:

           

(二)

 image002.jpg

2014年10月29日,三秦都市報A24版有一篇文章《唐朝大臣辦公室都有些啥》,以圖文并茂的形式揭示了考古人員近期在西安大明宮含元殿西北約5000多平方米區域的官署遺址所進行實地考古發掘,初步判定此處官署遺址就是唐代中書省,伴隨著發掘,該遺址中出土了大量當時大臣們所使用過的辦公用品和日常生活用品,其中就有殘碎的黑釉瓷注壺、唐三彩注壺、簸箕硯等,上述注壺與簸箕硯的同時出土說明了唐三彩等注壺是在研墨時起加水作用的,作為曾經的官署遺址所(非墓葬區域)此次考古發掘的成果,再次向世人揭示了唐三彩在唐代作為實用器的真實可行性。

那么,哪些類型的唐三彩會是日常實用器,哪些類型的唐三彩又會是陪葬用明器呢?通常,盤、碗、瓶、罐、枕頭、粉盒、油盒、陶塤等多作為日常生活用品,一些小件(通常在10公分左右)的動物、人物類玩偶也屬于日常生活用品,其余大件(通常在20公分以上)的雞、鴨、魚、鵝、牛、馬、羊、駱駝、驢子、烏龜等動物以及亭、臺、樓、閣、水井、小橋、假山等建筑物,甚至還有一、兩米高度的侍女、力士、胡人等人物與動物塑像,應當被歸為陪葬用明器。上述界定方法也有個例,比如說有的器物等生活用品主人生前十分喜歡,去世后作為明器隨同陪葬也是有可能的。

傳統觀點:認為唐三彩采用鉛為助熔劑,又以銅、鐵、鈷等礦物原料為著色劑,釉層與胎體容易剝離,所以若作為實用器使用,會造成鉛等重金屬中毒,對人體有害,故只能作為明器(冥器)使用。

現代觀點:認為以鉛為助熔劑的彩陶器中國西漢時期就已有,俗稱漢綠釉或漢黃釉陶器,這種彩釉陶器經過南北朝等時期發展逐步由單色釉演變成多色相交融的唐代彩釉陶瓷器,后來這種以鉛為助熔劑的多色彩釉陶瓷器一直伴隨著中國的陶瓷發展史歷經五代、遼、宋、元、明、清延續至今,期間只是因為審美觀念變化以及陶瓷工藝的進步導致了彩釉裝飾工藝的改變,從而衍生出其他的相類似品種,比如著名的遼三彩、宋三彩、以及金元時期的紅綠彩、明代五彩、清代康熙五彩、虎皮三彩(素三彩)、粉彩等等,大多數是以鉛為助熔劑的多色彩釉陶瓷器,還有,近年來在西安大明宮遺址中考古發現有帶 “盈”字款的壽州窯黃釉瓷器碗底殘片,說明了在唐代壽州窯黃釉瓷器是與越窯、邢窯等瓷器先后被作為貢瓷進奉給朝廷使用的,而且是典型的日常實用器皿,通過研究壽州窯黃釉瓷器標本我們可以知道其采用的就是以鉛為助熔劑,甚至在唐代長沙窯瓷器作品以及北宋耀州窯青瓷作品中也發現有使用鉛作為主要助熔劑的現象,在中國歷史上這種以鉛作為助熔劑的彩釉陶瓷器品種絕大多數是被用作日常實用器的,無論是黎民百姓或者是皇權貴胄,無一例外。認識到鉛的毒性也僅僅是近現代科學研究的成果,在唐代甚至是宋、元、明、清等時代都是根本不可能了解和認識的。比如,西安何家村窖藏中出土的大量丹砂(朱砂、硫化汞)、紫石英、白石英、鐘乳石等藥材,以及煉丹器石榴罐、煮藥器雙耳護手銀鍋、單流折柄銀鐺、單流金鍋及許多貯藥盒、飲藥用具等等,充分反映了唐代煉丹藥、服丹藥的盛行,也從另一個方面說明了當時人們對于鉛等重金屬毒性的不了解。

綜上所述,唐代貞觀之治以后,國力強盛、百業俱興,同時也導致了社會上層生活的腐化奢靡,于是厚葬之風盛行,因為唐三彩具有高貴與華麗、財富與地位的象征,《舊唐書﹒輿服志》中曾有記載:“王公百官,競為厚葬,偶人像馬,雕飾如生,徒以炫耀路人……風俗流行,遂下兼士庶”,可見唐三彩在作為日常實用器皿的同時,一些色彩艷麗、器型碩大、代表著富貴與奢華的唐三彩器皿自然而然會被當做重要的陪葬明器來普遍使用。在接下來的歲月中,伴隨著盛唐國力的衰減與消亡,唐三彩也在隨之衰減和消亡,但是這并不意味著唐三彩這種多色釉彩工藝的消亡,更加優質、廉價、素雅的陶瓷器新品種在不斷的涌現出來并且迅速的占領著市場,多色釉彩的工藝也在隨之不斷地傳承、改進和發展著。

今天,作為中國古代陶瓷史上一顆耀眼的恒星——唐三彩,即使時隔一千多年,依舊閃爍著其亮麗的光芒,她在向世人默默地彰顯著一個時代的輝煌與燦爛,昭示著一個國度的繁榮與富強,我們又怎能輕易的忽略她、草率的否定她,磨滅她曾經所具有過的實用器及明器的重要歷史作用呢?


【我們尊重原創,也注重分享。版權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權益請及時聯系,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分享內容不代表本網觀點,僅供參考。】

1分赛车彩票有什么诀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