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知識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家庭百科  >  法律知識
意外事故中三方均無過錯的案件,應當如何進行賠償?
發布時間:2020-04-03     作者:   來源:《人民司法》   分享到:

【裁判要旨】

1、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第(二)項規定體現的是無過錯責任歸責原則,在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無過錯情況下,應當由機動車一方承擔全部賠償責任。

2.基于交強險制度的保障目的,發生交通事故后,如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無過錯時,無論機動車一方有無過錯,承保交強險的保險公司都應當在責任限額內予以賠付。

案情

 2014年5月20的時許,米建明在鎮江市東吳路江濱菜場公交站臺追趕蘇L21016大型普通客車過程中,與公交站臺上的一名老年婦女(姓名、住址不詳)發生碰撞,致米建明重心不穩倒地。此時,鎮江公交公司的駕駛員駕駛蘇L21016大型普通客車正好起步,米建明的左手被客車后輪碾壓致傷。鎮江市公安局交通巡邏警察支隊京口大隊認定此事故屬于交通意外,各方均無責任。

 米建明當日即因汽車軋傷致左手出血、疼痛、活動受限2小時至中國人民解放軍三五九醫院住院治療。同年6月9日,米建明出院。其出院診斷為左手拇指末節指指骨骨折、左手掌皮膚軟組織挫爛傷。米建明因傷發生醫療費19899.79元,其中鎮江公交公司墊付19328.66元。經江蘇大學司法鑒定所鑒定,米建明的傷情為十級傷殘;誤工期限為70天,護理期限為30天,營養期限為30天。

另查明:蘇L21016大型普通客車在太保財險鎮江公司投保了機動車交強險,保險期間自2013年12月11日起至2014年12月10日止。米建明起訴至法院,請求判令機動車承擔此次交通事故的全部賠償責任。

審判情況

江蘇省鎮江市京口區人民法院認為,本案的道路交通事故系在機動車與行人之間發生,且均被認定無責任,故先由被告太保財險鎮江公司在交強險無責責任限額范圍內承擔,不足部分由被告鎮江市公交總公司按10%承擔。遂判決:一、太保財險鎮江公司于判決生效后15日內賠償米建明1485.92元;二、太保財險鎮江公司于判決生效后15日內給付鎮江公交公司10514.08元;三、駁回米建明其他訴訟請求。

米建明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

江蘇省鎮江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本案所涉交通事故,經鎮江市公安局交通巡邏警察支隊京口大隊認定屬于交通意外,各方均無責任,法院予以采信。上訴人米建明要求機動車方承擔全部賠償責任,與法律規定不符,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米建明不服二審判決,向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

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認為,一、在非機動車、行人無過錯情況下,應當由機動車一方承擔全部賠償責任。二、太保財險鎮江公司應當在11萬元的死亡傷殘賠償限額和1萬元的醫療費用賠償限額范圍內予以賠償。

遂判決:一、撤銷江蘇省鎮江市中級人民法院(2015)鎮民終字第00567號民事判決和鎮江市京口區人民法院(2014)京民初字第2387號民事判決。二、太保財險鎮江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10日內賠償米建明78457.13元(87076元-8618.87元),給付鎮江市公交公司8618.87元。

評析

一、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第(二)項的理解與適用

 第一,從請求權基礎分析方法和民法原理看,機動車與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之間發生交通事故的,應適用無過錯責任歸責原則。主要原因在于,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的規定符合無過錯歸責原則的規定方式,其第一款第(二)項后半段的規定是無過錯責任歸責原則下減輕責任的規定。有學者指出,“在機動車一方沒有任何過錯,過錯完全在于受害人一方時,機動車一方仍然要承擔賠償責任,但最高不超過百分之十。這是因為機動車造成非機動車一方或行人損害賠償責任是無過錯責任,即便加害人沒有過錯也要承擔責任。”[1]基于無過錯責任歸責原則,不超過百分之十的賠償不能理解為公平責任的適用。有觀點認為,“這樣的情形屬于民法通則第一百三十二條規定的公平責任在機動車與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之間發生交通事故中的具體運用,屬于沒有侵權責任,根據公平原則,由一方適當補償的情形。”這種觀點的依據在于“機動車與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之間發生交通事故的歸責原則從無過錯責任修改為過錯推定原則”。[2]對此,存在不同的認識和理解。杜萬華、賀小榮、李明義、姜強在《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的理解與適用中也提到,該法2007年修訂后,關于該條所確立的機動車一方與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發生交通事故的歸責原則問題,存在著無過錯責任說、10%的無過錯責任加過錯責任說、過錯推定責任加10%的公平責任說、過錯推定責任加10%的無過錯責任說等幾種觀點。《解釋》并未對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條第1款第2項的歸責原則問題作出進一步解釋。筆者認為,機動車與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發生交通事故適用過錯推定責任原則的理由似乎不夠充分有力。

 第二,修正前后的法律規定的內在聯系。與修正前的法律規定相對比,現行規定在前一句的表述上是一致的,說明對這種情形的法律適用的大前提沒有變化;只不過在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有過錯的情況下,機動車一方承擔什么樣的責任,現行規定作了進一步的細化。從邏輯上看,“機動車一方沒有過錯的,承擔不超過百分之十的賠償責任”應當適用于非機動車方有重大過失負事故全部責任的情形。有關立法草案規定:“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一方負全部責任的,機動車一方承擔不超過百分之十的賠償責任。”草案上述規定與1991年國務院頒布的道路交通事故處理辦法確定的賠償原則是一致的,也是多年來公安機關處理交通事故的實際做法,執行中基本可行。據此,法律委員會建議維持草案這一規定。[3]但由于最后通過的法律文本與草案內容不完全相同,造成不同的理解和認識。例如,“機動車一方能夠證明自己沒有過錯的,承擔不超過百分之十的賠償責任。所謂不超過百分之十,就是承擔百分之十的賠償責任或者在百分之十以下承擔賠償責任。對此,首先不能絕對理解為就是百分之十,可以在百分之十以下確定賠償責任。其次,究竟機動車一方應當承擔多少賠償責任,應當根據具體情形,……如果受害人完全沒有過錯,則機動車一方承擔百分之十的責任。[4]這種理解是在過錯推定原則的基礎上實行優者危險負擔規則的結果,其前提仍然是過錯推定原則。

第三,從歷史解釋的角度看,能夠印證機動車一方承擔百分之十責任的立法目的。國務院《道路交通事故處理辦法》四十四條“機動車與非機動車、行人發生交通事故,造成對方人員死亡或者重傷。機動車一方無過錯的,應當分擔對方百分之十的經濟損失。”這既體現了法律制度的救濟功能,又體現了對弱者保護的立法本意。1999年前后,一些地方出臺了“撞了白撞”的規定,這違背了無過錯責任原則和優者危險負擔原則,片面適用了過失相抵原則,也是與《道路交通事故處理辦法》四十四條的規定相抵觸的。這些地方規定受到了社會的普遍批評。鑒于此,2003年通過的道路交通安全法沒有采納以上地方性規定,而是規定在非機動車一方有過錯的情況下,可以減輕機動車一方的責任;2007年修正時,又進一步作了明確。

第四,以上理解得到《江蘇省道路交通安全條例》的佐證。該條例第五十二條規定:機動車與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之間發生交通事故,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沒有過錯的,由機動車一方承擔賠償責任;有證據證明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有過錯的,按照以下規定減輕機動車一方的賠償責任:1.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負事故全部責任的,減輕百分之九十以上;……。地方性法規對于地方法院在確定當事人權利義務時亦是適用的依據。而且,“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負事故全部責任的,減輕百分之九十以上”與法律規定的“機動車一方沒有過錯的,承擔不超過百分之十的賠償責任”相互呼應、相互銜接、相互證成。

第五,再審判決意見在司法實踐中不乏其例。如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中規定:對于機動車與非機動車、行人之間發生交通事故的,由機動車方承擔賠償責任;但是,有證據證明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違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規,機動車駕駛人已經采取必要處置措施的,應當按照下列比例減輕機動車方的賠償責任……屬于交通意外事故、各方均無責任的或不能認定事故責任的,由機動車方承擔全部賠償責任。

二、對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責任限額中的無責任的限額作何解釋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開宗明義: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傷亡、財產損失的,由保險公司在機動車第三者責任強制保險責任限額范圍內予以賠償。《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三條規定: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是指由保險公司對被保險機動車發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車人員、被保險人以外的受害人的人身傷亡、財產損失,在責任限額內予以賠償的強制性責任保險。第二十三條規定:“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在全國范圍內實行統一的責任限額。責任限額分為死亡傷殘賠償限額、醫療費用賠償限額、財產損失賠償限額以及被保險人在道路交通事故中無責任的賠償限額。目前,無責任死亡傷殘賠償限額和醫療費用賠償限額為責任限額范圍的十分之一,無責任財產損失賠償限額為責任限額范圍的二十分之一。”

關于交強險限額的性質,有關司法解釋起草人認為:從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規定、立法目的及其立法歷史來看,站在解釋論的立場上,我國現行法更加強調交強險的基本保障功能,更為重視交強險對受害人損失的填補功能,因此,我國的交強險采取的是在一定范圍內與侵權責任脫鉤的模式。[5]也就是說,承保交強險的保險公司承擔責任的范圍,并不是以機動車一方是否有過錯為判斷標準的。

根據通說,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對交強險作了無過錯賠償的規定,即在交強險的責任限額內并不考慮機動車一方有責還是無責。《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二十一條明確了保險公司在發生交通事故后應當在交強險責任限額范圍內承擔賠償責任的基本原則。這里的責任限額是指一次事故的最高責任限額,并沒有對被保險人對構成交通事故是否有責進行區分。然而,交強險制度設計卻要區分被保險機動車在道路交通事故中有無責任,并且規定了不同的賠償限額。這就意味著,發生交通事故后,先要區分事故責任,然后由保險公司依據被保險人有無責任相應地支付賠償金;不足部分,再按照侵權責任法的歸責原則處理。

在機動車一方無事故責任的前提下,如果受害人一方負事故責任的,可以按照無責任的賠償限額處理。但受害人也無責任的,從交強險是法定險、強制險、責任險的性質看,基于法律設定交強險制度的目的,出于強制保險之防損避災和社會保障之功能,對于“無責任的賠償限額”中的“無責任”應當作嚴格解釋,將其限制在被保險機動車輛無責任且受害人有責任的情形,以達到給予受害人基本保障之目的。本案系交通意外類型的交通事故,屬于特殊的責任形式,不是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的常態,在實踐中發生概率較小。對于類似本案的雙方無責任的情形,按原審判決結果,受害人無責卻要承擔絕大部分損失,難謂公平。因此,再審判決由太保財險鎮江公司在責任限額范圍內賠償,既實現了個案的公正與妥當,又不致于對現行交強險制度造成大的沖擊和影響,可以說努力體現了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統一。

【我們尊重原創,也注重分享。版權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權益請及時聯系,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分享內容不代表本網觀點,僅供參考。】

1分赛车彩票有什么诀窍